文学赏析

“雁怯重云不肯啼,画船愁过石塘西,打头风浪恶禁持。”姜夔《浣溪沙·丙辰岁不尽五日》原文翻译与赏析

“雁怯重云不肯啼,画船愁过石塘西,打头风浪恶禁持。”姜夔《浣溪沙·丙辰岁不尽五日》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雁怯重云不肯啼,画船愁过石塘西,打头风浪恶禁持。   春浦渐生迎棹绿,小梅应长亚门枝;一年灯火要人归。

【译文】  重叠的彤云低压着,连大雁也吓得不肯啼叫了。

当航船经过石塘西畔时,我心中的愁苦更加浓重。 船儿被迎头打来的风浪恶作剧地摆布着。

迎着归棹,春天的河岸上已逐渐生出一层嫩绿;小小的梅树,新枝该长得压着门楣了吧?一年一度的灯节已经开始了,仿佛在催促我:快点回来啊!【赏析一】  这首词写还家过年之情。 过年是中国家庭天伦之乐的重要体现。 家往往是中国人人生理想的起点和躲风避雨的港湾。 特别是对多年飘泊在外的游子,家的感觉异常温馨。 白石一生布衣,以清客身份依人篱下,辗转飘泊,除夕不能回家过年,已是常事。

宋宁宗庆元二年丙辰除夕前五日,白石从无锡乘船归杭州(当时白石移家杭州,依张鉴门下),途中经过吴松,遂作此词。 【赏析二】  此词的显著艺术特色,是以哀景写欢乐,以淡笔写浓情。

上片以雁怯重云,画船载愁,浪打船头等惨淡景象反衬归家之欢欣,下片的春浦渐绿,小梅长枝,灯火催归等淡语写想法的浓情。

【赏析三】  雁怯重云不肯啼。

起笔写向空中。 大雁无声,穿过重云,飞向南方。

南方温暖,对大雁来说,是一温馨的家。

长空彤云重重密布,雁儿心情紧张,故说怯字。 但雁儿急于回家,一个劲往南飞,故不肯啼。 此一画面,恰成词人归心似箭的写照。

妙。

画船愁过石塘西,次句写出自己。 石塘,苏州之小长桥所在。 句中著一愁字,便似乎此一画船,是载了满船清愁而行。

又妙。 既是归家,又有何愁?原来是:打头风浪恶禁持。

歇拍展开水面。 头指船头。 恶者,甚辞,猛也、厉害也。

禁持,摆布也,禁,念阴平。 都是宋人口语。 满河风浪,猛打船头,阻挡词人归路。

人间有风浪猛打船头。 天上,有重云遮拦鸟道。

又怎得令人不愁!然而,南飞之雁,岂是重云所可遮拦?归家之人,又岂是风浪所能阻挡?春浦渐生迎棹绿。

过片仍写水面,意境却已焕然一新。 浦者水滨,此指河水。 河水涨绿,渐生春意,轻拍桨橹。

虽云渐生,可是春之一字,冠于句首,便觉已是春波骀荡,春意盎然。 歇拍与过片,对照极其鲜明。 从狂风恶浪过变而为春波荡漾,从风浪打头紧接便是春波迎桨,画境转变之大,笔力几于回天。

  真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陆游诗)的突兀感和欣悦感。

笔峰骤转,却不显得生硬,两相对照,只觉笔意轻灵,意境超逸。

时犹腊月,词人眼中之河水已俨然是一片春色,则此时词人之心中,自是一片温暖。 小梅应长亚门枝。

下句更翻出想象。 离家已久之词人,揣想此时之家中,门前小梅,新枝生长,几乎高与门齐了。 此一意境,何其馨逸,又何其温柔。

小梅之句,颇似有一番喻意,暗示儿女之生长。

经年飘泊在外之人,每一还家,乍见儿女又长高如许,其心情之喜慰,可想而知。

小梅应长亚门枝,正是这种人生体验之一呈现。

一年灯火要人归。

结笔化浓情为淡语。 除夕守岁之灯火,一年一度而已矣。

灯火催人快回家,欢欢喜喜过个年。

一笔写出家人盼归之殷切,亦写出自己归心之急切。 此是全幅词情发展之必然结穴,于淡语中见深情。

【赏析四】  姜夔词题材广泛,有感时、抒怀、咏物、恋情、写景、记游、节序、交游、酬赠等。

他在词中抒发了自己虽然流落江湖,但不忘君国的感时伤世的思想,描写了自己漂泊的羁旅生活,抒发自己不得用世及情场失意的苦闷心情,以及超凡脱俗、飘然不群,有如孤云野鹤般的个性。

姜夔晚居西湖,卒葬西马塍。 有《白石道人诗集》、《白石道人歌曲》、《续书谱》、《绛帖平》等书传世。

【赏析五】  姜夔(kuí)(1154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汉族,饶州鄱阳(今江西省鄱阳县)人。 南宋文学家、音乐家。 他少年孤贫,屡试不第,终生未仕,一生转徙江湖,靠卖字和朋友接济为生。

他多才多艺,精通音律,能自度曲,其词格律严密。 其作品素以空灵含蓄著称,姜夔对诗词、散文、书法、音乐,无不精善,是继苏轼之后又一难得的艺术全才。

分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