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第七十九章 高山流水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 高山流水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不知道郡守大人,将我二人叫来,有什么吩咐?”林宇看了眼方世玉,随后主动开口问道。 只要掌握了主动权,就不怕陈廷均继续问下去了。 陈廷均似乎早有料到林宇会插话,嘴角勾勒起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轻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之前在醉仙楼,老夫对你弹奏的曲子很是欣赏,不知道可否再弹奏一曲?”啪啪!不等林宇开口,陈廷均便是拍了拍手,随后便有人将古筝与架子,给搬了进来,并放在了院落当中。

而那中年人则是眼睛一亮,竟是无比期待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房间中的‘陈公子’也是咬了咬呀,低声道:“居然敢骗我,明明姓林,却说是方家子弟……”陈公子非常生气,觉得林宇欺骗了她。

林宇见陈廷均,直接将古筝跟架子搬了进来,也是微微愣了愣神,这陈郡守,对曲艺之道也有所涉猎?“大人想听什么曲?”为了防止陈廷均再去逼问方世玉关于宜川镇的事情,林宇知道,他只有按照陈廷均的吩咐弹奏古筝了。 “清雪,为夫是为了你们方家的基业啊……”好在,林宇有了在醉仙楼的经验,加上前世的一些积累,要弹几首曲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如弹你在醉仙楼那一首曲子?”陈廷均还没开口,身旁的中年人便是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 “大人的意思呢?”林宇看向郡守陈廷均的意见,但陈廷均却是摇了摇头,看向中年人道:“那首曲子非同凡响,在此地弹奏不适合。 ”说着,陈廷均多目光落在了林宇身上,笑道:“老夫替你清除了宋成珠这个隐患,不知道你打算为老夫弹奏一首什么曲?”要听新曲?“大人是否精通音律?”林宇抬头看向郡守陈廷均。

“恩师琴棋书画,均有所涉猎,且造诣不俗。 ”中年人抢先说道。 “哈哈!”陈廷均手捋颔下胡须,脸上也颇有几分自得之色。 毕竟,能够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人,放眼整个武陵郡,怕都找不出第二个来。

因为这其中的每一道,都需要时间与精力,这在文人以修炼才气为主的背景下,去涉猎这些东西,没有绝对的天赋与资质,注定不可能有所建树。 但陈廷均做到了。

他更是有武陵郡第一棋手的称呼,更是拥有郡守的身份,这是功名换来的。

“那学生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林宇深吸了口气,目光落在了古筝琴弦上,为了确保不会出差错,他再次检查了古筝的音色,并作出了相应的调整。 随后,林宇轻轻一笑,将双手放在了古筝的琴弦之上,一首林宇再也熟悉不过的曲调,便是悠扬传出。 叮!叮!他弹的这首曲子,是中国十大名曲之一的《高山流水》,此曲调韵味隽永,旋律典雅。 音符跳跃,犹如看见高山之巅,那里雨雾缭绕,飘忽不定……只是一刹那,无论是陈廷均,还是那中年人,或是老者,或是方世玉,亦或者在房间中偷看的‘陈公子’,都浑身一震,脑海中仿若响起了一道晴天霹雳。

这是什么曲子?他们在曲调中,竟听出了高山雄浑,深沉,肃穆,高洁的神韵,仿佛身临其境。

林宇投入进去后,手法也是越发娴熟了起来。 此时《高山流水》已至第二段流水部分,节奏也渐渐活泼起来,如流水淙淙,音色清冷而又绵长。 似有潺潺流水不绝。

此时,对音律一道也是有所造诣的郡守陈廷均,更是身子猛地一震,面色也是微微变了起来。 这琴音如同大自然中的流水,变化万千,有小溪的流水潺潺,有大江东去的磅礴。

更有瀑布倾泻的奔腾。 尤其是那琴音中夹杂的几个清澈透明的泛音,令人想起了山泉叮咚,水花轻溅的景象。

这一刻,院中的所有人都沉浸在了曲调之中,无法自拔。 郡守陈廷均的心境,随着曲调的收尾,而渐渐平复了下来,他忍不住看向林宇,眸光爆闪,透露出掩饰不住的欣赏与惊喜。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被招做方家赘婿的少年郎,竟是能够弹奏出如此好听,意境非凡的曲调。 细细看去,却见林宇双目清澈,如同星辰一般,专心弹奏的模样,更是平添几分稳重的气质。 他看着林宇,就如同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对于琴棋之道的执着。 他竟是有些痴了。 终于,琴音听了,余音却似乎仍然小院中回荡,林宇收手,轻笑道:“献丑了!”而此刻,那中年人与方世玉以及老者,还有陈公子,都沉醉于那高山流水的意境当中。

以至于曲调结束后,心里都是泛起了淡淡的失落之情。 似乎,以后再也听不到这种曲子一般。 “这首曲子的名字是?”陈廷均声音发颤道。 林宇微微一笑道:“高山流水!”“好一首高山流水,这,这是你自己的曲子?还是另有其人?”陈廷均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死死地盯着林宇,他发誓,他必要找到这首曲的主人,将其请回郡守府来。

每天听他弹奏这一曲《高山流水》,岂不快哉?若是会下棋更好。

在陈郡守看来,能够弹奏出这等曲调的人,那必然跟他一般,是对山水有所寄情的高雅之人。 林宇被陈廷均的眼神,吓了一跳,但他很清楚,这个世界是没有伯牙的。

他脸色一红,随后正声道:“是学生自己的曲子。

”“不可能,你小小年纪,怎么可能弹奏的出这等好曲?”陈廷均不相信,他站起身轻抚着古筝琴弦。 脑海中似乎响起了刚才林宇弹奏的曲调,竟是有些失态。 “歌曲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林宇正色道。

无疑,这是他给陈廷均的一个的理由。 这简直是最万金油的理由,不管你相不相信,就这么一句话。

然而,此话一出,那陈廷均更是浑身一颤,眼中爆闪精光,低声喃喃到:“好一句歌曲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妙,实在是妙。 ”陈廷均信了!他不得不信,若是在此之前,有这般曲子面世,那必然早已经天下盛传了,而不会等到现在才出现。

而且,林宇在醉仙楼中,能够弹奏出那可以影响人心境的歌曲,再弹奏出这一曲,也不是不可能。

天才?神童?都已经不足以形容林宇了,简直就是个曲道妖孽,大有可为,大有可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