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第一回 悯忠冤赤眉示罚 奉师命余鸿下山

第一回 悯忠冤赤眉示罚 奉师命余鸿下山

,真乃女子军逢人辟易。

想,如谢道韫、蔡文姬等,咏柳才高,辨琴逸韵,留人齿颊,然亦不过,为闺中雅事。

究什么标功万里,表壮山河,为国家却敌,以至守士称臣,成归一统;即或有等勇以义生,一时遇敌,只手复仇,不受淫污所辱,亦属一人一家的事。

至于柳腰无力,冲阵而御烽烟,闺阁有材,服冠而称臣妾,此固千古罕有,宇宙奇闻。

回思天女作列女传,事刘氏诸人,夫出不获著迹翰墨,为妇寺光,然妇人主持中馈,以拙为宝,不过较诸长舌,差胜一筹耳。

至如唐主父子慶秽及诸臣之不洁者武则天,乃一介女中之才智首,淫浪班头,但以唐除叛乱以救生民,原取隋氏天下于张、尹二宫妃,是淫乱主女以开基,故不再传,再有淫浪武氏以报应之。

但上苍佑贞洁以范风化,然武后如此淫秽,为千古败坏纲常,罪之魁首也。 故于唐终宋始,令纲纪一新,降一班女英雄淑女下凡,使他功标社稷,定策军机,做作一场非凡事业,以为阴人佐盛世之光。

况赵太祖正当应运之期,山河合混一统,以定久分必合之势,故值日功曹下凡间,查察那一家积德培阴骘之基厚者,以消受此贵女白首唱随,以觅良缘成对,然后扶兴王家大业。 当日送生司马,领了玉皇上旨,速带女星五颗下凡,寻送降生之尘世,不须多表。

先说泰岳山中一位大仙,修炼数千年,久登仙班上洞,仙翁,道号赤眉老祖,已知来太祖赤手结交英雄,打平天下。

登基后,以酒色糊涂,竟枉杀义弟郑恩,老祖心甚恶之。 一天忽值诸仙友梨山圣母、陈抟老祖、孙子真人三位上洞仙,齐进宝洞,会见赤眉,有老祖说曰:“众道友,中界之气运一新,香孩儿虽奉了玉旨,得主中土大位,故藉周世宗之基业以接继,又得曹彬、赵普、高怀德、郑恩一班文武左右扶持,,以成大业。 原周主柴荣,以姑子归宗入继郭威大位,信为五代贤君,无有其匹。

自世宗驾崩之后,当传之嗣子,无乃香孩儿特奉天帝生于赵氏之门,以开宋基上,至陈桥兵变,居然受了,这是生成福命,享玉食千万,方位居九五,本当然也。

惟郑恩与香孩儿非别将可比,义切桃园,情联手足,后竟以大勋不报,不念功劳手足情深,糊模以酒,白眼相加,是为之主。 贫道心不忍功高反得孽死,意欲敕着一班狐仙野魅下凡,将彼江山搅乱一番,以代郑子少泄一忿,以息其冤魂,又恐诸怪不依善果,伤害众生可悯,诸道友以为如何?”陈抟祖曰:“事须令各可恼,自古人臣功高震世,其心跳不出骄恃傲慢,为人主所忌,未有不害及其身。

故汉初张良成功之后,见汉高心疑功臣,即辟谷逃避,不留恋于富贵,故众功臣遇害,良独得免于诛杀之祸,此乃者也。 然韩信、彭越、英布诸人心头太高,看得四字太重,恃功傲人,只自雄而不觉人主早已猜疑矣,至后身首两分,实不味此四字耳。

倘效着张良及古之范子二人高志,何得杀身之祸哉?”赤眉祖听罢微笑曰:“陈师妙论,足为功高之臣千古保身鉴戒,但香孩儿与郑子,义别君臣,,非同疏泛君臣可比,可以合则留、不合则退之论,须当知之以一过而报应之。 ”孙膑真人又曰:“今老祖执宋主一人之过,令众生受此兵戈之祸,亦当念吾等仰体上天怜悯之心,今定乱未,久又使一众无辜当此灾咎,奈何,奈何!”赤眉祖曰:“如此且不发差诸鬼魅下凡,令一潜修正戒而往,只困悴香孩儿一番,使彼知杀却无罪能臣,便招外敌偏国所侮,罚其劳悴,数载忧惊,不许伤生害众。 贫道主见若此,不知众道友以为如何?”群仙见赤眉老祖如此法旨,各仙曰:“足见道长慈悲,道今一心也。

”是日各仙辞别过,自回洞中修炼,俱各不表。 单说赤眉仙一心不差诸凶魅下凡,只命门徒一人名余鸿,此道者原非人身,乃此山一老年鸿雁,精修炼已得人身,将有千年道行,其名为入仙班之列,今又拜赤眉为师,得随老祖,久沾化雨,日沐春风,修炼得,神通广大。 当日老祖动了杀机之念,此日命仙童呼唤至余鸿,将此泄发郑恩屈杀一案,以困宋主于军中,劳顿他以示罚之意,又指命余鸿投往南唐李煜帐下,借其兵力,令他勿称臣服于宋,开此衅端。 宋太祖乃雄豪之主,性质方刚,岂受欺侮,定必领兵争战。 “贤徒且藉法力奇能,困悴他三纪,少咎其狠害有功之恶,但彼帐下众将,乃奉命保国佐拜者,但许擒获,不许杀害一人,且要取胜而忧困真王数秋,即要回仙山,断不可贪念人间俗富禄,杀生灵以取祸也,慎之,戒之,不可忘却嘱咐之言。 ”余鸿领诺。 按他乃一鸿鸟修炼成人身,本属性子好动不好静的,且潜修已久,将登仙班之列,故不妄动,一心受命于深山。 今见师命之下凡,身涉尘上,一心欣悦,依命。

当日老祖又将数件镇山之宝,命他携去以备应用。

按下慢表。

却说南唐李煜乃李璟之子,自五代时,号称唐宪宗之后,亦未历实考,然而五代纷争,至周世宗帝时,李煜已嗣父位,割据金陵,即今江南地。 为在周世宗时,已兴兵征伐,急去帝号,后复改年,而仍称帝。 当宋太祖扫灭群雄,位正中土,诸僭国无不戒惧,是故,以求佐弼于一隅,实欲以自强其国,巩固其邦,且惧太祖来攻伐吞蚀,故日夕养兵蓄锐,以预备之,文臣武将不少,雄兵数十万,亦江东一劲敌之国也。 且唐主精于文字,擅于绘画,乃一聪慧之人,当日文武臣有出名者,皇甫晖、黄原济、李晖凤,皆是当世英雄。

更有薛吕、秦凤、罗英、程飞虎,皆前唐功臣之后,有战将林文豹、林文旦,聚于一邦。

此一天,君臣设朝,集会于银銮宝殿,评论宋太祖灭了南汉刘隐,又收除高季兴,西方伏并;灭蜀孟知祥,一路归附王全斌、曹彬、潘美等,兵威大震。 君臣交谈,唐主煜曰:“宋太祖一路平却诸邦郡,或灭或降,天下已定十七八,今有我江南未下,他贪求无足厌,只忧他兴兵蚀馋,怎生拒敌彼之盛。

”当日有文臣明智者,皆言宋之乘并土字,天下已得十之七八,我主金陵一郡之地,怎能与全舆大盛对敌,我邦须有将兵,谅非宋之高、曹、王、潘作对,不若仍去帝号称臣,以免彼兵临境,又费一番惊扰也。 唐主闻言未答,又有武臣数人皆言,不可无故称臣,况我邦,上下一心,宋虽强盛,若他兵临远险,亦未易即胜,不若我主先修书一函,命一人呈之观览,其词半卑半硬,将我邦土产之物,贡献为名,试探他君臣如何回复我主,并察其国中虚实,然后我们或降、或守,方不自弱于一时。

唐主点头称善。 正在君臣议论之际,有军官人禀言:“午门外有一道人,要叩见千岁。 ”唐生一想有此胆大道人公然叩见,即准之,命宣进引见。 不一刻进至银安殿上,唐主远见此道人王绺长须,,姿致光采,双目如晓星,当时询及来踪,方知高门法士。

道人稽首礼毕。 唐主命之座下,茶罢,复诘叩见来由,余鸿对曰:“千岁洪据金陵一方,,是至宋主东西北并灭各方,不动汝金陵者,以千岁据此长江大河之险于东南界也,且千岁善于礼贤下士,君臣一心,且无可乘,千岁何须虑也。 至下计者,首议去帝号臣服于宋。

今山人特千里下山,叩谒千岁,求乞执鞭左右,未知允准收录纳否?且不是山人夸张大言,千年修炼,法力颇精,能分过去未来,千岁远续唐裔三百之纪,即偏,宋终不能侯君也。

”唐主闻言大悦曰:“孤正在与群臣议论降守之策,谋疑未决,今得仙长降临指示,强孤之弱邦,何其幸也?又承愿佐助我国,以拒宋师,孤无忧矣。

”即日敕旨命军人筑坛,登托拜为护国军师。

余鸿一心受托,即登坛,众文武一班参见同礼,唐主亲捧御酒三杯,余军师饮过谢恩。 当日李煜王自得了余鸿为军师,请问他兵法对敌进退之技,彼对答通明,出言有序,迥非凡人可及,心中倍喜。

自谓邦佐得人,料宋主南下无碍矣,对敌不弱于彼,一时心雄胆壮,并不修书,又不往与宋太祖称觞庆寿之礼。

此一回上邦下国两相启衅,一番杀运,亦金陵有此劫数,不知两国交兵争战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