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逃妻,束手就爱水果鱼

《逃妻,束手就爱》作者是水果鱼,男女主角是司徒雷焰,萧曦曦的小说,逃妻,束手就爱讲述了:在公司party上喝个烂醉,弄错房号进错房,失身也就罢了,但对象居然是总裁大人,司徒雷焰!都是爱吃惹的祸……一次谈话,就荣升总裁第一秘书,更倒霉的是挣脱这个色狼总裁强吻的时候,竟弄坏500万的盾!这下好啦,只能在威逼利诱下与这家伙签了赔偿的“情妇”协议。

只是秘书,却还要负责当女朋友,陪吃陪吻还要暖床,是不是搞错了?明明他一次次霸道的吻很热情,很美妙,却不是因为爱。

有骑士护花,狼人抢夺,他们那么温柔和凛冽的爱,却不能温暖她的心。 是不是,身有所属,就心也所属呢?精彩章节如果说跟着司徒雷焰出席宴会让在场所有女人都眼红嫉妒恨的话,那么眼前的被他吻的景象让全场的女性深刻地无比咒怨地嫉妒起她来!深长的吻结束了,萧曦曦的脸还因为羞涩泛出一种粉嫩的红色,眼睛也变得亮晶晶的。 神魂颠倒的她,似乎忘记了身边的一起,口中的气息让她的眼睛只看到眼前眼眸犀利、霸道强势又有着无人匹敌的精致面容的男人。

顾若蓝看到眼前的景象近乎不能呼吸,司徒雷焰变了,不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他。 以前的他从来不会在任何公开场合对女性作出亲吻的举动。

哪怕她听闻他堕落的那段时间,左拥右抱的他,也依然是将搂抱作为公众场合最大的极限。 眼前他怀中的女孩,一副不谙世事的纯净表情,看样子也就二十岁左右,举止根本就不是豪门世家女子的方式。

她真的有点不相信,居然为了一个只是长相还算可爱、但是普通如也的女孩,他就已经能够彻底地忘记她。 不,不是的,这女孩显然不是这样的状态,更没有修炼出留在他身边该有的道行。

好,越是这样的行为,越说明,他在乎她!但,就算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从未在公开场合吻过她。 她心里仍然对这个心生芥蒂,同时,又油然而生微微的喜悦和小小的嫉妒。

曾经是她拥有的世间女子最艳羡唯一的爱,现在,形容陌人的司徒雷焰正站在面前深情款款地吻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顾若蓝不露痕迹地平复自己的情绪,依然优雅地缓缓答道:“好,那么等你和女朋友商量之后,我们详谈。 ”娓娓道来,然后转身欣然走开,面带着毫无变化与相识的人们纷纷碰杯。

该死!司徒雷焰感觉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像迎接紧急情况的自然反应。

3年了,3年后的今天他们却不期而遇。 她难道不知道3年里他经历了什么吗?她却一如既往地作出这么优雅从容的姿态!——3年里他经历了人生最为黑暗阴霾的时光,他甚至一度丧失了生命的意义,每天沉迷烟酒,把自己折磨得人鬼不分。

直到在他重新清醒地站立起来的时候,他的心已经满是伤痕,也用冷冽作为自己唯一的色调进行装饰。 他将自己的心牢牢地封闭起来。

可是,抛弃了他消失的顾若蓝却丝毫看不出任何心痛折磨的痕迹,反而出落得更加风姿卓卓、优雅非凡。

顾若蓝,是我做错了什么,所以,上帝玩弄我这样地再次遇到你?没有人知道颀长笔挺的身体里荡漾着极度压抑的愤怒。

萧曦曦茫然不知发生地站在原地,心里像有一只小兔子砰然跳动。

或许,这是她期待的真正意义上的吻,初吻就应该是这样,是真真切切的她所能感受美妙到的吻。

可是,为什么这么突然的到来?想到这里,她忽然意识到,清醒了一些。

和眼前的女子有关系吧,这个男人,与她眼中那个叫顾若蓝的优雅女子,一定是有曾经的故事的人。 想到这里,她失落地暗暗叹了口气。

是,她清清楚楚地明白,他不爱她。

因为合约,因为协议,因为……“情妇”的职责所需。

果然,她只是他用来……在这个女子面前表演的一个道具,呵呵。

想到这里,再想想自己的“情妇”身份,萧曦曦觉得自己好好笑。

刚刚竟然还陶醉着那么深情的吻,不过……是需要配合司徒雷焰好好表演一场戏而已。

不过,没有关系,她又不爱他,有什么在乎的?可是,说不难过,她还是为自己的角色感到悲哀。

不顾身边司徒雷焰的管制,松开他的手,撒娇地说:“我要吃好吃的东西,我要喝美酒!”不是演戏么,那就配合你演好了。 萧曦曦小难过地跑到餐桌前,一桌看上去精致的美食,烹饪精致的基围虾、三文鱼、海参……她却决然没了胃口,只是伸手捉到桌上的一瓶红酒,给自己斟满了一杯,大口地喝下去。 喝不了烈酒,还是喝一下红酒吧,反正这个度数也不是很高,应该还美容呢。 萧曦曦把阿Q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啧啧地品尝起来。 司徒雷焰走到厅外的窗台抽了一支烟,沉思了好一会,扬夜陪在身边,一句话不说。

他知道隔岸观火不如身临其境,从小与司徒雷焰一起长大的他,对焰的每一步都犹如亲历。

但,此刻,他不知道说什么。

“总裁大人,我,觉得好热哦!”萧曦曦的头又晕了,她看着脚下的地板砖,觉得弯曲着仿佛走不稳一样,下意识地找寻带自己来的司徒雷焰,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大厅门口。

糟糕!司徒雷焰看到门口歪歪扭扭迷糊的小妮子,只一会怎么就喝成这样。

他把她抱在怀里,看着近乎粉红色的她。 她醉了,真没想到红酒的后劲这么大,她微微地扬着头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司徒雷焰。 “长这么好看的脸——可是,是个大色狼,坏男人!”萧曦曦果断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说话都把不住边了!“你……刚刚,为什么亲我,为什么,讨厌!”不爱她,却在她的身边,那么柔情地亲吻她,尤其是她对男人从来没有什么经验。 几番摇晃,她又撒娇地倚在了司徒雷焰的身上。

怀里柔软的“一坨”,让司徒雷焰瞬间忘记了刚刚的沉思,一把抱起萧曦曦靠在自己的胸前。 “她醉了,我先带她回去。 ”和扬夜与科亚打了一声招呼,赶忙把脸色润红已经酣甜水睡去还梦呓着的小人放在副驾驶,平稳开回了家。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