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刘方平《春怨》赏析: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刘方平《春怨》赏析: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春怨刘方平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作者简介】刘方平(生卒年不详),字、号均不详,唐玄宗天宝年间人,洛阳(今河南洛阳)人,生平事迹不详。

约公元七五八年前后在世,匈奴族。 天宝前期曾应进士试,又欲从军,均未如意,从此隐居颍水、汝河之滨,终生未仕。

与皇甫冉、元德秀、李颀、严武为诗友,为薪颖士赏识。 工诗,善画山水。

其诗多咏物写景之作,尤擅绝句,其诗多写闺情、乡思,思想内容较贫弱,但艺术性较高,善于寓情于景,意蕴无穷。

其《月夜(一作夜月)》、《春怨》、《新春》、《秋夜泛舟》等都是历来为人传诵的名作。

【注释】金屋:汉武帝幼时曾言愿意建筑金屋为了藏其表妹阿娇。

【翻译】纱窗上的日影渐渐落下,天色接近黄昏,金屋里面没有人来脸上挂着泪痕。

寂寞空虚的庭院中春天就要过去,梨花落满一地,但紧紧关着门不去打扫。 【赏析】诗人描写了一个失宠之人的哀怨,凄凉的环境,衬托出女主人公内心的孤独寂寞,凄苦无依。 全诗细腻委婉,意境深厚,味外有味,感人至深。 这是一首宫怨诗。

点破主题的是诗的第二句金屋无人见泪痕。

句中的金屋,用汉武帝幼小时愿以金屋藏阿娇(陈皇后小名)的典故,表明所写之地是与人世隔绝的深宫,所写之人是幽闭在宫内的少女。

下面无人见泪痕五字,可能有两重含意:一是其人因孤处一室、无人作伴而不禁下泪;二是其人身在极端孤寂的环境之中,纵然落泪也无人得见,无人同情。 这正是宫人命运之最可悲处。 句中的泪痕两字,也大可玩味。

泪而留痕,可见其垂泪已有多时。

这里,总共只用了七个字,就把诗中人的身份、处境和怨情都写出了。

这一句是全诗的中心句,其他三句则都是环绕这一句、烘托这一句的。

起句纱窗日落渐黄昏,是使无人的金屋显得更加凄凉。

屋内环顾无人,固然已经很凄凉,但在阳光照射下,也许还可以减少几分凄凉。 现在,屋内的光线随着纱窗日落、黄昏降临而越来越昏暗,如《声声慢》词中所说,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其凄凉况味就更可想而知了。

第三句寂寞空庭春欲晚,是为无人的金屋增添孤寂的感觉。 屋内无人,固然使人感到孤寂,假如屋外人声喧闹,春色浓艳,呈现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或者也可以减少几分孤寂。

现在,院中竟也寂无一人,而又是花事已了的晚春时节,正如《蝶恋花》词所说的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也如李雯《虞美人》词所说的生怕落花时候近黄昏,这就使金屋中人更感到孤寂难堪了。 末句梨花满地不开门,它既直承上句,是春欲晚的补充和引伸;也遥应第二句,对诗中之人起陪衬作用。 王夫之在《夕堂永日绪论》中指出诗文俱有主宾,要立一主以待宾。

这首诗中所立之主是第二句所写之人,所待之宾就是这句所写之花。

这里,以宾陪主,使人泣与花落两相衬映。

李清照《声声慢》词中以满地黄花堆积,来陪衬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词中人,所采用的手法与这首诗是相同的。

从时间布局看,诗的第一句是写时间之晚,第三句是写季节之晚。

从第一句纱窗日暮,引出第二句窗内独处之人;从第三句空庭春晚,引出第四句庭中飘落之花。 再从空间布局看,前两句是写屋内,后两句是写院中。

写法是由内及外,由近及远,从屋内的黄昏渐临写屋外的春晚花落,从近处的杳无一人写到远处的庭空门掩。 一位少女置身于这样凄凉孤寂的环境之中,当然注定要以泪洗面了。 更从色彩的点染看,这首诗一开头就使所写的景物笼罩在暮色之中,为诗篇涂上了一层暗淡的底色,并在这暗淡的底色上衬映以洁白耀目的满地梨花,从而烘托出了那样一个特定的环境气氛和主人公的伤春情绪,诗篇的色调与情调是一致的。 为了增强画面效果,深化诗篇意境,诗人还采取了重叠渲染、反复勾勒的手法。 诗中,写了日落,又写黄昏,使暮色加倍昏暗;写了春晚,又写落花满地,使春色扫地无余;写了金屋无人,又写庭院空寂,更写重门深掩,把诗中人无依无伴、与世隔绝的悲惨处境写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些都是加重分量的写法,使为托出宫人的怨情而着意刻画的那样一个凄凉寂寞的境界得到最充分的表现。 此外,这首诗在层层烘托诗中人怨情的同时,还以象征手法点出了美人迟暮之感,从而进一步显示出诗中人身世的可悲、青春的暗逝。

曰日落,曰黄昏,曰春欲晚,曰梨花满地,都是象征诗中人的命运,作为诗中人的影子来写的。

这使诗篇更深曲委婉,味外有味。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