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第279章:从街头砍到街尾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第279章:从街头砍到街尾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吗的,给我砍死他!”见小弟被打,灰狗发出一声怒吼。

其他混混立刻抄着江浩向江浩砍来,江浩手里一把折叠凳,只要是靠近的,全部被拍飞出去。 忽的,江浩只觉背后一凉,随即传来一股剧痛,他知道,自己中招了。

回身正好看到一个拿刀的家伙,江浩一步上前,一把抓住那人手腕,一抓一扭就夺下了砍刀,回手就给了这家伙一刀。

噗!那个家伙的胸膛上瞬间多了一道十几厘米长的血口,一道血剑喷出来,喷射到江浩的前胸。 旁边又窜过来一个家伙,砍刀猛地向江浩的头部狠狠砍来,如果被砍中,不死也半条命。

我去你们吗的。 江浩彻底怒了,刚刚还想着不要太伤人,可是现在,面对几十把刀哪还能顾忌那些,江浩手中钢刀狠狠劈过去。

对方的刀快,江浩的刀更快。 刷~只见一只断手还抓在刀柄上,在半空中飞了几圈掉在地上,此时对面那个家伙才反应过来,捂住自己的断臂惨叫起来,“啊,我的手,我的手断了,快帮我捡起来啊。 ”江浩不再管他,捡起刀,双手持刀向着其他人砍去,凡是敢靠过来的,不是重伤就是残,不多时就没人再敢上前了,江浩的视线猛地看向灰狗。 灰狗被江浩冷冽的眼神一瞅,吓得一哆嗦,对着身边的几个小弟吼道,“妈的,上啊,给我砍死这个家伙,砍死他。 ”“老子先砍死你!”江浩大吼一声,提着双刀就向着灰狗杀去。

有两个小弟上前阻拦,江浩一刀过去,砍在一个小混混的肩膀上,那个小弟啊的一声惨叫,手里的铁棍掉在地上,搂着自己的肩膀瘫软在地。

另一个小混混一看,棍子刚举到一半,见江浩转身看向他,吓得叫了一声,棍子一丢转身就跑。 江浩也不理他,继续向着灰狗冲去,灰狗一看自己人根本拦不住这个煞星,怪叫一声转身就跑,原本街边有很多看热闹的,灰狗跑过去,吓得这些人纷纷躲闪,让出一条路。 江浩提着刀在后面紧追不舍,快跑几十步追到灰狗后面,猛的一挥刀,狠狠砍在灰狗后背上。 “啊~~”灰狗惨叫一声,身子咕噜噜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鲜血洒了一地。 江浩提着刀上前,这家伙一看气势汹汹的江浩,吓得连滚带爬起来,前面有一辆车,他赶紧扶着车站起来,转了半圈继续往前跑,江浩继续提刀在后面追。

“你不是想要砍死我吗,今天我就先砍死你。

”江浩在后面发出一声怒吼。

灰狗这次是真的吓破了胆。 踉踉跄跄努力逃命,惶惶如丧家之犬。

“噗~”奔了有半条街,又一刀斩在灰狗后背上,灰狗再次惨叫一声,滚地葫芦一声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身上的血涂抹了一地。

灰狗再也站不起来了,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这一刻,求生的本能让他忘记了一切,没有尊严、没有威风、没有什么狗屁大哥,他只想活,他不想死。

“噗!”又一刀砍在灰狗背上,灰狗啊的惨叫一声,虚弱恐惧的喊道:“大哥,饶命啊,饶命啊,砍死我你会坐牢的。 ”江浩看着这条死狗,知道不能杀他,心说,“要不是因为警察条例,老子今天当场砍死你。

”只是伤人的话,有‘卧底免责条例’,以后回警队接受调查,他不会受到责任追究,可在这种情况下杀人,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就算以后结束卧底任务,警局也会追究他的责任,甚至被判刑。 此刻他的后背也疼起来,他这一刀伤的也不轻,流了好多血,远处隐约传来警笛的声音,江浩把刀一丢,闪身钻入了一条巷子。 他感觉身子有些虚弱,要不是因为有那口真灵气,暂时封住伤口,有可能他流血都能流死。 可惜,天师印还没有养好,他还没有开始画符,要是手里有一张刀兵符,立刻就能稳住伤口,再加一张疗伤符,就能恢复一半伤势,现在,他只能去医院缝针。 前面竹竿上有一件男士衣服,江浩一把揪下来给自己套上,遮住伤口,在一个路边杂货店,抓起电话拨打call机台留言,“我被砍了,来接我治伤,佐敦西路......。 ”老板看着江浩一脸一身血的样子,躲得远远的,江浩感觉有些口干,抓起旁边一瓶水打开灌了两口,从兜里掏出几张皱皱巴巴还有血迹的钱,看也不看随手丢在柜台上。

“再给我拿一包烟,剩下的不用找了。

”“谢、谢谢。 ”老板有些惶恐的说道。 “我要在这里待几分钟,你不介意吧。 ”江浩淡淡道。 “先生,你,你没事吧。

”老板胆怯的看看一身血污秽的江浩。

“没事儿,你放心,不会死在你店里的。

”江浩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慢慢抽起来。

......过去了十几分钟,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轰鸣声,随后一辆汽车急速驶来,吱嘎一声停在杂货店门口,车门打开跳下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周坤。 周坤一见江浩,立刻搀扶住他,“走,先去就医,妈的,谁砍的,老子找人弄死他。

”江浩笑笑道:“洪兴的灰狗,不用你找人弄他,我已经把他砍残了,现在都不知道是不是变死狗了。

”众人上车,很快来到一家私人医院,医生给江浩清理缝合伤口,他的伤口看着狰狞,后背肩胛骨往下,被砍出一道足有20厘米的伤口,不过这种单纯性刀伤,没有伤到脏器筋骨,治起来却最简单。

江浩从治疗室出来,周坤立刻过来,说道:“兄弟你真猛,外面都传开了,一人双刀,从街头砍到街尾。

”“我打听到消息,洪兴残了七八个,那个灰狗真的差点变成死狗,现在洪兴正满世界找你呢,你现在不能露头。

”“兄弟,跟我回东星吧,在那里没人敢动你,洪兴也不行。

”江浩想了想,点点头。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