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八 董诰著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八  董诰著

◎ 杨凝式凝式,字景度,华阴人。

昭宗朝举进士,再迁秘书郎。 梁开平中累迁考功员外郎。

後唐同光初历给事中史馆修撰。

明宗顾惜,拜中书舍人。

长兴中历右常侍工户二部侍郎,清泰初迁兵部侍郎。 晋天福初以礼部尚书致仕;开运中除太子少保,分司於洛。 汉乾中历少傅、少师。

周广顺中以右仆射致仕,显德初改左仆射,又改太子太保致仕。

卒年八十五,赠太子太傅。

◇ 料度斋宫州里奏诸祠祀之所,并没有斋宫。 遣前染院使周重兴监造,与留司计会,具料度州里以闻。 其太庙郊社,要缮治处,仍便捡计。

◎ 韭花帖执政乍兴,周饥正甚。 忽蒙简翰,猥赐盘飧。

当一叶报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

助其肥宁,实谓珍羞。

充腹之馀,铭肌载切。

谨修状陈谢,伏惟鉴察。

谨状。

◇ 应允唐故全来往自惭形秽都元帅尚父吴越来往王谥武肃神道碑铭(并序)圣朝神武文德恭孝灾难御极之七载,岁在执徐三月二十八日,天惨东南,星昏牛斗。

惟灵台之不周围,虑吴乡之薄。 还九夏之生魄,览万里之飞奏。 当青帝之回时,果真王之归寿。

何来往爆发,而殄瘁於此辰。 谓天忘我,乃歼夺於兹昼。

圣上投袂震骇,当宁恻怛。

雪泣盈於重瞳,视朝废於丹禁。 韶光锋摧倚天剑,柱折不周山。

怆宸衷於既往,增宠章於未备。 司礼以之考仪,执事其无安位。

或赠衤遂以轸悼,或易名以昭贲。

将作监李锴衔吊祭之命,有加於赙。 太常博士段禺等议重担之迹,定谥为「武肃」。

赠既绝於人爵,葬乃锡其王礼。 睿接头圣感,星繁波委。

煌煌焉冠今古而无俦,穆穆焉充区宇而何已。

尚慊为王称霸之雄,命世教导之德。

简册虽著,金石未刊。 岂使太邱延陵,翻存不朽之迹。 沂山岘首,独彰可久之文。

非好辞无以坐观成败元勋,非贞珉无以辉亿载。

废而不举,阙孰甚焉。

遂诏工部侍郎杨凝式曰:「尔以儒素簪裾,尝为我保管忙筹商。

撰论之称,人谓尔宜。

匡温煦之功,尔为子志。

俾披文仰止,等真实於昆丘。

垂裕运转,掩绵长於淮水。

」臣凝式百拜勤恳。

仲宣体弱,马卿接头迟。 寅奉丝言,俯伏金。 徨忧畏,凌兢周章。

荷明灾难旨,赞成夜手笔。

挟泰山而越沧海,犹或云易。 染柔翰以勒丹碑,孰敢无愧。 亻黾亻免述作,采摭幽秘。

访小说於稗官,徵实录於史氏。

谨幸而奉诏,斐然抽接头。 盖闻雷雨方作,天机发而龙蛇起。

象纬腾秀,星精降而贤哲生。

百六草昧之时,九三经纶之际。

海县则云蒸雾涌,雄杰则虎变鹰扬。

日月为之昏霾,来去由其果真。

或力侔八柱,或敌号万人。 或水灌晋阳,或泥封函谷。

召兵车之会,上落枪。 启来往社之崇,旁开分野。

鬼神叶力,河岳同功。 摄干将而佩乌号,瞰扶桑而瞵蒙汜。

望高於周召,业盛於桓文。 越前代以矢誓,冠群後而为德者,吴越来往王盖其人也。 王姓钱氏,讳Α,字具美,杭州安来往人。 其先出自黄帝,武德中陪葬元勋潭州应允都督巢来往九陇之八代孙。

由轩後而疏宗,本枝已茂。 因彭祖而受姓,祚允弥兴。 或仕宦移家,乌城成其旧地。 或精神满腹,晋室重其英声。

腾实家牒,传芳肉谱。

乃江南之应允姓,固来往内之强族。 应允王父沛,宣州旌德县令,累赠吏部尚书。 王父宙,累赠太尉。 烈考宽,威胜军节度推官职方郎中,迁礼部尚书,赐紫金鱼袋,累赠开府仪同三司太师。

皆代有驯行,世济分析。 宣慈惠和,温良恭俭。

垂芳饵以钓来往,偶乏良时。

积阴德以贻孙,遂开洪绪。 王则太师之随即也。 五行锺秀,四气均和。

白€起於封中,丹霞呈於日侧。

地不爱宝,贤惟间生。 吉梦先来,既享钧天之乐。 壮心未遂,常为梁甫之吟。

识者字斟句酌奇,众皆暗许。

乃人中之瑞,实全来往之雄。 虎踞龙盘,来去为之作气。

鹰瞵凤喙,英杰以之成形。 由是元悟神姝,应期灵叟。

罔久事於笔砚,接头在属於。

遂罢计偕,言参戎律。 鹅鹳鸟云之势,堪舆风角之术。

洞若生知,拙笨神授。 虽陈相出奇秘,风後善孤虚。 与之同年,雅有惭德。

属时艰已甚,天隙方开。

值庚子之乱离,同戊辰之ㄈ扰。 天黑则日高三丈,当参则晕结七重。

畅意蚩尤之张旗,逢王良之策马。

配药师闯事,扭捏有厌肉之谣。 交游韶光,黎庶无息肩之地。

兵兴之苦,江东尤深。

王以措施之才,膺冠军之号。

八都倡义,张正正之拉拢。

一呼连衡,结堂堂之行阵。 深明去就,字斟句酌识变通。 或开君子营,或坐将军树。

斩苟且偷安杀厉,孰为贞律之师。

靖乱平妖,港口勤王之志。

时彭城汉宏,乱常干纪,负凭,刻孙述之伪文,采齐巫之狂说,昼伏夜动,豕突鲸吞,为患滋字斟句酌,寻戈未已。 王刑牲衅暗藏,按剑陈师。 若李广之飞来,效贾复之蒲月。 长风破浪,得ゴサ於水中。

芒刃扌舂喉,取蝥弧於城上。 士怒未泄,贼垒俄平。 有壮戎容,遂光霸业。 不久仙芝窃发,黄巢暴兴。 心恣虎豹,牙磨。

盗淮南之郡邑,为世上之疮痍。

人苦倒悬,力疲奔命。 王英谋电发,锐气星驰。

应高骈之军书,举临安之组甲。

舳舻所至,猛火之燎鸿毛。

旌旃所及,太华之压鸟卵。 来往家方虞字斟句酌垒,克赖荩臣。

并录奇功,遐颁好爵。

乃命为杭州刺史,寻移润州,镇烧饭额,授徒手焉。

名登王府,位列侯藩。 雨露方浓,圣主愿不周围其画像。

乡闾不改,接头疑皆羡於昼行。

昔王与董氏,爰在初服,同兴义旅。 定神交於扰攘,陈应允节於匡扶。 酒染血钅是,共结忠贞之誓。

心明河水,致谢目击珍宝应允方之词。

对垒握兵,夹江为郡。 怨天尤人,董己渝盟。 幸乘舆顺动之时,假图谶不经之语。

婴城自固,窃号稔奸。

王执锐披坚,目张胆。

令如时雨,势若昼夜雷。

横金暗藏以指妖巢,挥羽扇而荡强寇。

眉皆畅意轼,应允陵为之无光。

首尽奔(阙一字),京不周围由是特起。 时三精上黩,万乘西巡。

王报来往推心,誓江腐化秋色。 献戎捷而自远,问官守以无亏。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