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略谈钱先生《围城》中的几个或几类女人

略谈钱先生《围城》中的几个或几类女人

  钱先生【围城】,主要写了三位女人,即苏文纨,唐晓芙与孙柔嘉,此乃马列文论所谓三典型,加一前一后两附庸或配衬,共是五位,如果算上中间一位私娼一位寡妇或姘妇,就是七位。     开始那朵“黑牡丹”即海轮上的鲍小姐,南洋人,就一个谁养谁就上的主,如果有方鸿渐这种艳遇,也不妨一夜露水,要鸳鸯戏水,然后主次分明玩完就走人,生活毕竟要摆到第一位,“处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所谓三观,是早已确定了的:  什么是男人,养活女人的就是男人;  什么是爱情,活着之外与非法定男人的消遣,就是爱情;先要活着,所以秃头老公;顺带消遣,于是一夜鸿渐,这层次是尼玛清晰分明的;  再看所谓“才女”苏文纨,“十八家诗人”的著者,作家,但自己不太会写诗,除了改头换面玩剽窃,但也要“诗情画意”:月亮下,凉亭中,执子之手而幻想与子偕老,等于于丹解读【论语】,匹夫不可夺志就算了,但学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那点“诗感”,好比平庸生活的一点专为他人表达的一点诗意,还是要的,基本在苟且,然后梦中,诗与远方;总之学术不是生命,是眼边的烟熏与脸上的胭脂还有唇上的膏,等于生活的一点小点缀;  再看唐晓芙,人们常说这是钱先生心目中的理想,女性的典范,素面朝天,一派天然,学生气当成生命力,或活力;其实只等于梁遇春引威廉布兰克【天真的歌】与【经验的歌】中,那种“无知的天真”,因为真正的天真是饱经忧患而痴心不改,是屡遭困厄而赤子一片,于谦大人所谓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所以,唐晓芙这种可能预祝了一种好的起点,但能不能被方鸿渐带着或带着方鸿渐奔向人生的终极G点,待考,或存疑,从她被表姐轻易就影响然后你向左走我向右走的桥段,对她独立自主特色思考的心智,我们不敢高估。

因为图腾,总是美丽的,哪怕实际非常狰狞,蛇虎豹子蜈蚣虫;好比理想,从来高远,而现实,在在都是绊马索,或陷人坑;  又说孙柔嘉,这种在“教育战线”常有,其貌不扬,学识低下,但又很早对生活包括爱情,有着属于自身见识环境与由此生发出的境界的独到理解:找了鸿渐这样的男人,就嫁了吧,生活就是柴米油盐,诗意画意只属于鸿渐拉着我的手去见他的前任苏文纨的时候:嗯,哼,人家丑死了,都没有一身好看的裙子;或,嗬,人家知道,你闹着要见你的苏文纨,就是想在我的面前炫耀你的前任,我看别人也未必像你吹嘘的那样曾经有多爱你,可能吗,你无钱无势,而她貌美如花____本质上,孙柔嘉与她那位“资本家走狗”的姑妈,是一种材料铸就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分工不同,我当年就搞不清楚其中的道道,以为教育多神圣啊那么搞教育的人一定........结果着了道了,原来不过,谋生而已,你,就是我,想多了,于是久而久之我懂了,千万不要用应应景的职业地位去划分人,而要用人性的含量去划分,或者人性与兽性的含金量。   整部【围城】,没一个有人想当然的“正面人物”,包括懒散到庄子宣扬的逍遥游的方鸿渐,也只不过是差强人意,还有点生活的直感;或什么理想女性,以作者老辣的智商,不会把唐晓芙这种一碰就碎的“瓷娃娃”或“温室里的花朵”当成什么理想,他老人家或许唯一的理想就是告诉我们:  [img]//upload/2019/07/09/[/img]  看,这些人。

这些,人性,或兽性,或兽性对人性的伪装。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