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翻译赏析

《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翻译赏析

【古籍】  《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作者为唐朝文学家岑参。 其古诗全文如下:  侧闻阴山胡儿语,西头热海水如煮。

  海上众鸟不敢飞,中有鲤鱼长且肥。

  岸旁青草长不歇,空中白雪遥旋灭。

  蒸沙烁石燃虏云,沸浪炎波煎汉月。

  阴火潜烧天地炉,何事偏烘西一隅。   势吞月窟侵太白,气连赤坂通单于。   送君一醉天山郭,正见夕阳海边落。   柏台霜威寒逼人,热海炎气为之薄。   【前言】  《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是唐代诗人岑参创作的一首七言古诗。 这是一首送别诗,也是一首独具特色的边塞诗。 诗人巧妙地将写景与送别相结合,运用大胆而奇特的想象,运用比喻、夸张的手法描写出热海的奇异风光,并在极写“热”之后拈出一“寒”字,以上文所有对“热”的描绘有力烘托崔侍御为官清正严明。   【注释】  ⑴热海:伊塞克湖,又名大清池、咸海,今属吉尔吉斯斯坦,唐时属安西节度使领辖。

崔侍御:未详。

侍御,指监察御史。   ⑵侧闻:表示有所闻的谦词,等于说“从旁听说”。 阴山:指西北边地的群山。

胡儿:指西北边地少数民族子弟。   ⑶西头:西方的尽头。

水如煮:湖水像烧开了一样。

  ⑷遥旋灭:远远地很快消失。   ⑸烁:熔化金属。

虏(lǔ)云:指西北少数民族地区上空的云。

  ⑹汉月:汉时明月,说明月的永恒。   ⑺阴火:指地下的火。

潜烧:暗中燃烧。

天地炉:喻天地宇宙。

语出西汉贾谊《鵩鸟赋》:“天地为炉兮,造化为之;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  ⑻隅:角落。   ⑼吞:弥漫,笼罩。 月窟(kū):月生之地,指极西之地。 太白:即金星。 古时认为太白是西方之星,也是西方之神。   ⑽赤坂:山名,在新疆吐鲁番境内。 单于:指单于都护府所在地区,今内蒙古大沙漠一带。   ⑾天山郭:天山脚下的城郭。

  ⑿柏台:御史台的别称。 汉时御史府列柏树,后世因称御史台为柏台、柏府或柏署。

因御史纠察非法,威严如肃杀秋霜所以御史台又有霜台之称。   【翻译】  我听阴山人们说过多回,西方热海之水好似煮沸。

海上各种鸟儿不敢飞翔,水中鲤鱼却是大而肥美!岸边青草常年不见哀歇,空中雪花远远融化消灭,沙石炽热燃烧边地层云,波浪沸腾煎煮古时明月。 地下烈火暗中熊熊燃烧,为何偏把西方一角烘烤!气浪弥漫西方月窟太白,把那广大边塞地带笼罩。

置酒送君在那天山城郭,热海之畔夕阳正要西落。

君居柏台威严好似寒霜,热海炎气因而顿觉淡薄。   【鉴赏】  这首借歌颂热海的奇特无比以壮朋友行色的送别诗,是诗人在北庭,为京官崔侍御还京送行时所作。

此诗或写于交河郡,或写于轮台县。

热海即伊塞克湖,又名大清池、咸海,今属吉尔吉斯斯坦,唐时属安西节度使领辖。

岑参虽未到过那里,但根据传闻和自己长期在荒远之地的体验,把它写得有声有色、神奇无比。   岑参的边塞诗独具特色,将西北荒漠的奇异风光与风物人情,用慷慨豪迈的语调和奇特的艺术手法,生动地表现出来,别具一种奇伟壮丽之美。

他的诗突破了以往写边地苦寒和士卒劳苦的传统格局,极大地丰富拓宽了边塞诗描写题材和内容范围。 而《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则是其中一篇很有特色的边塞诗,它巧妙地把写景与送别结合起来,却又没有丝毫的矫柔伤感之请,代之以热情澎湃,在边塞送别诗中闪出耀眼的光彩。

  全诗十六句,以夸张的手法写热海无与伦比的奇热。

读罢全诗,令人如临其境,仿佛感受到蒸腾的热气。

  开头两句,概括出热海的特点。

“西头热海水如煮”虽是夸张,但比喻贴切,用滚烫开水作比,使人很容易想象热海的水热的程度。

  热海其热无比,所以第三句说“海上众鸟不敢飞”,但这并不足为奇,奇的是“中有鲤鱼长且肥”,在滚烫的热海水中,居然有鲤鱼存活,而且长得又长又肥,这就很使人诧异了。   以上是“侧闻阴山胡儿语”,所用语言通俗形象,如同口语。

接下去写当日亲眼所见。 由所闻转入所见,过渡自然,衔接紧凑。

所见情景,诗人抓住与海水密切关联的几种具体物象;岸旁青草、空中白雪、沙石虏云和浪波汉月。

岸边的草木非但没有被热水灼伤而萎枯,反而青青常绿;但空中的白雪,却在很远的地方遇到热气旋就化为乌有。 上有云天白雪,下有绿叶青枝,中间夹着热气腾腾的热海,风光奇异。 “蒸沙烁石燃虏云,沸浪炎波煎汉月。

”两句十四字中,用了蒸、烁、燃、沸、炎、煎六个动词,夸张地描绘出热海的威力:蒸热了沙子,熔化了岩石,点燃了天边云朵,煮沸了细浪,烤热了波涛,煎烫了高空明月,充分显示出诗人炼字之工和大胆而奇异的想象。   “阴火潜烧天地炉”四句,诗人突发奇想,发出喟然之叹:蕴藏在地下的火,以天地为炉,阴阳为炭,万物为铜,常燃不息,为什么偏偏把这西边一角烧得这么热?高处,它吞食月窟,侵及星辰;远处,它的气焰越过西方的赤坂,一直威逼更远的单于。 诗的十三、十四句,交代吟诗的环境和原由。 吟诗是为了为友送行;地点在天山脚下的城郭;时间是夕阳西下将于海边沉没之际,触景生情,引起一番对热海的赞叹。   诗的最后两句,诗人用风趣的语言,作了临别赠言:“柏台霜威寒逼人,热海炎气为之薄。 ”意思是说:侍御大人自京师御史台来边陲视察,尽管您威严如霜,但为这热海般的将士赤心所感化,您那冷若寒霜的威严也会淡薄的。   岑参的这首诗,在写作手法上以“侧写”标新,全诗写热海,由水中到地面到空中,处处炎气逼人,除了“侧闻”的“水如煮”外再没有出现一个“热”字,而是通过鱼、鸟、草、雪、沙、石、云、浪、波和月等景物的描写,表现出热海之热,使全诗真实可感。   此诗寄情出人意表,构思新奇。

诗人巧设回环,在极力描述了热海之奇景,让读者陶醉于热海风光之时才宛然一转,表明自己吟诗的环境和缘由,“送君一醉天山郭,正见夕阳海边落”。 在天山脚下的城郭,在夕阳西下将于海边沉没之时,与朋友送行,无尽的离别之情用一“醉”字消融于无形,豪放不羁。

“柏台霜威寒逼人,热海炎气为之薄”这最后两句,用热情洋溢的语言盛赞崔侍御的高风亮节,连热海的炎威也为之消减。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