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爱“放空”的以色列人

吕迎旭  在以色列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以色列人那种爱“放空”的劲儿。

不管是在大街上、咖啡馆,还是在邮局、银行等工作场所,随处可以发现他们处在“放空”或“半放空”的状态。 闲待着的时候,脸上是一股轻松愉悦的神情;工作的时候,则慢慢悠悠,无比耐心和淡然。

  慢慢地,我发现他们的“放空”不仅仅是一种精神面貌,还渗入到他们的生活态度当中。

  一个从事摄像工作的以色列同事,60岁左右,但你在他身上看不出丝毫老年人的痕迹。

他就像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不为前途担忧,过着晃晃悠悠、随心所欲的生活。 这份工作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虽然在以色列做摄像找多份兼职并不那么难,但他不愿意,他觉得这份工作虽然收入不那么高,但足够养活自己。

  业余时间,他还义务兼任自己家那幢大楼的楼长,为邻居提供琐碎的日常服务。

现在,他有工作就做,没有工作就散散步。

他说自己最喜欢的是到阿拉伯人聚居的东耶路撒冷散步,他在那儿有很多阿拉伯朋友。 散步的一路是他最放松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老朋友,寒暄几句。

每周,他还会特意绕道到一个开杂货铺的老人那儿,给他10谢克尔(约合18元人民币)。   他两个双胞胎儿子的生活,也形同“放空”。 双胞胎20多岁,高中毕业服完兵役分别随便找了个工作,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着,晃晃荡荡过了好几年。 许多以色列年轻人服完兵役会继续到大学深造。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去上大学,这位父亲说:“他们还没想好要学哪个专业,如果想好了,他们可能会去吧,我也不知道。

”他耸耸肩,笑笑,丝毫看不到一个家长的焦虑。

  今年,一个多年前就认识的以色列朋友丹尼的生活也有了新变化。

40多岁的他之前一直在一家网络公司做着朝九晚五的工作,曾经拒绝升职,因为不愿承担更多责任,更喜欢轻松简单的生活。

现在他已经辞职离开了那家公司,无所事事了一段时间后,开始在社区开课向老年人讲授摄影知识。 时不时地,我会在社交网站上看到他晒在世界各地旅游拍的美图。

他说,虽然现在授课的收入微薄,但这离他想要的生活很近。   房东侄子的生活选择,也同样随性。

房东在欧洲居住,近期办公室该续交房租了,我颇费周折终于联系上房东在以色列的代理人——他的侄子。

这个40多岁的单身大男孩环游世界玩够了,现在开始对宗教感兴趣,把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宗教学习上。

跟他说起交房租的事,他说,“不急,等过些时间真正的房东(他的叔叔)从欧洲回来,跟他谈吧。

”  以色列人的这种晃晃悠悠,让我不解。

这个国家一贯以科技发达、创新能力强而著称,那么这种状态怎么与传说中的进取和创造力挂钩呢?一个以色列朋友认为,这样的生活状态,也是这个国家几十年发展积累出来的,“另一方面,说不定,正是我们松弛、不拘一格的生活态度为创新提供了空间和源泉呢?”来源:2019年5月15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10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