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寻龙密藏张红兵,佚名 感情勒索的意思是什么

寻龙密藏张红兵,佚名 感情勒索的意思是什么

《寻龙密藏》主角张红兵,佚名,是天关风月最新完结的灵异小说,张红兵,佚名小说讲述了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浙西北安县沿坑——“小儿童哭哀哀,撒下秧苗不得栽。

巴望老天下大雨,乌风暴雨一起来。 ”村头硷畔的一棵枣树下,一二十来岁的汉子打着赤膊,嘴里正哼着咿咿呀呀的小调,颇有几分“二流子”的风采。

那不是别人,正是沿坑出了名的小霸王——张红兵。 这时候,他半眯着眼,突然瞧见一行人,正匆匆忙忙地往村子里赶,胳肢窝底下还夹着一把黑色雨伞。 他站起身来,远远地看去,然后陡然一惊。

喝!张红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赶忙从田畔的小河里蹚水而过,几乎是跑着向村里赶去。 精彩章节“卧槽!”张红兵被这动静吓得心惊肉跳,一时间竟愣在了原地。 关键时刻楚鹏飞快步上前将之扶起,然后迅速往后撤离。 此时那黑暗中赫然出现了两道绿色的幽光,瘆人得紧。

“他娘的,快跑!”张红兵心知不妙,拉着楚鹏飞就朝着盗洞的位置飞奔而去。

在他看来,自己很有可能是碰着墓穴中的粽子了!“妈的,这是个么子东西呀!”楚鹏飞边跑边道,然后就是瞅见那玩意儿竟然又是一个猛扑过来。 此时躲闪显然来不及了,他干脆一咬牙抄起工兵铲全力击去。

“砰!”随着一声巨响,楚鹏飞向后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那手臂震的发麻,已经感觉不属于自己了。

“大飞!”张红兵接过工兵铲,然后扎紧马步将之当作红缨枪般刺出。

在他看来眼前的这玩意儿无非就是一身蛮力,与之硬拼不行的话那就用操练技法。 刹那间两者狭路相逢,张红兵“喝”的一声,浑身肌肉瞬间绷紧,手臂上的青筋更是根根隆起,只想着对那黑暗中的玩意一击必杀!可很快张红兵就感觉到一股巨力朝自己撞击而来,虎口当即被震的开裂,那手上的工兵铲也是一下子飞了出去!此时那玩意与自己不过短短一米的距离,他到了此时方才借着头上的矿灯看清对方模样:体形狭长,约摸两米,四肢粗短而尾扁平且长,与那穿山甲的样貌无异。 只是那玩意的体表并非只有角质鳞甲而已,反倒是长着钩状的硬刺,远远看去背上生了个地葵(苍耳)似的。

张红兵倒吸一口凉气,心想眼前的东西难道是古籍中所记载的“穿山地葵甲”?据说这玩意儿身硬如铁,喜欢穴居于地底,因此世人多不得见。 同时它背上状如地葵的钩刺含有剧毒,要是不小心擦着了就会被扯下一大块血肉,然后创口腐烂流脓!想到这张红兵心有余悸,刚刚自己竟然还不知死活地与之交锋。 也许是想的出神,眼见那穿山地葵甲再次扑来之时张红兵竟然忘记了躲闪,千钧一发之际,楚鹏飞又是一工兵铲狠狠砸去,因此使得那畜生偏离了路线往一边去了,可同时楚鹏飞的双掌亦是渗出血来。 他虽然对于鬼神颇为忌讳,但不代表他胆小,要知道小时候“楚大胆”的名号是响彻整个村庄的,不管是恶犬还是什么毒蛇,一旦让楚大胆遇上了都基本上难逃毒手!可尽管是这样的一个狠人,在听了这穿山地葵甲的厉害之处后也是惊了:“我滴乖乖,三棱军刺都不带这样狠的!”此时俩人早就没了继续争斗下去的想法,争先恐后地往盗洞的绳索处跑去。 楚鹏飞当过兵,所以他先行一步抓住向上攀爬,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地面然后将张红兵拉上来,可以说是最有效率的方案。 可眼看他距离洞口不过短短半米距离的时候那穿山地葵甲竟然也是蹿了上来,背上的钩刺瞬间切断了绳索,俩人皆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那穿山地葵甲似乎有意玩弄二人,只见这时候它反倒不再继续进攻,而是围着他们不断绕着圈子,那两只幽绿色的眼睛上下飘忽着。 “他娘的,士可杀不可辱!”楚鹏飞啐出一口血沫星子,捡起地上的工兵铲再度冲了上去!“大飞,不要!”转眼间,先前还懒洋洋的畜生陡然一颤,尾巴径直抽打在了楚鹏飞的身上。 前者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然后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 张红兵见了也是无名火起,心想既然横竖都是一个死字,那倒还不如拼命,保不齐还有一线生机!罢了翻身站起,没有器械他就是拿着一块石头,然后朝着那畜生的头部砸去。 穿山地葵甲也是被激怒了,两只后腿猛一用力,然后整个身子竟然就蜷缩成了个圆球。 不等张红兵惊奇,突然那圆球就是迅速滚了过来!张红兵大吃一惊,如今穿山地葵甲的表面全是含有剧毒的钩刺,一旦挨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眼看早已避无可避,他已经闭上眼睛等死了,可就在这时候又是一块巨石砸过来阻挡了那地葵甲前进的道路,是楚鹏飞!畜生终归是畜生,那穿山地葵甲眼见自己又受到了攻击,便丢下张红兵不管,旋即全速前进朝另一旁的楚鹏飞滚去,一路上竟是带起了不少泥石。 “他奶奶的。

老子今天不搞死了就不信楚!”楚鹏飞自打上了这凤凰岭后就处处受瘪,可那些神神鬼鬼的他又完全束手无策,所以此时碰到了这穿山地葵甲后反倒是成了一个宣泄口!他想起张红兵说墓道之中多有陷阱机关,于是便打算将身后的畜生往那儿引。 张红兵此时也是知道了自己发小的想法,只是拿自己当作诱饵的话未免太过于危险了。 楚鹏飞此时显然是顾不上这么多了,此刻那穿山地葵甲缩成圆球的同时却也没了视线,这是目前比较有利的优势。 他借着头上的矿灯依稀看见那墓道两边的石壁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孔洞,也不知道是不是用来安插弩箭的。

想起那小说中描写的,一旦盗墓贼触动了伏弩机关,立刻万箭齐发!楚鹏飞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种死无全尸的透心凉可真够惨的。

不过好在他跑了二十来米依旧相安无事,并没什么弩箭射出。 眼看背后的畜生越来越近,楚鹏飞终于是在墓道当中看出了些许异样!只见在不远处的上空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借着矿灯依稀可以看见是一块巨大的平板架,上头密密麻麻的安着许多尖刀。 他记得这东西像极了自己曾在一本古代兵器详解书上看过的一种玩意,唤作“塞门刀车”,据说这是古时候用于堵塞城的守城器械。 其造型是一种极为坚固的两轮车,车体和城门几乎等宽,车前有木架三、四层,各层又固定尖刀若干,使用时将车推至城门缺口处,既可杀敌又可防守,宛如可以活动的堡垒!而此时悬挂在上的塞门刀车显然是刻意改良过的,首先便是取消了大部分车体,只是保留了那装有尖刀的架子,同时木头也换成了更为承重的石盘!仔细看还能发现那尖刀竟然厚达拇指般粗细,一旦被砸中可就是一滩肉泥呀!楚鹏飞回头看了看那穿山地葵甲,继而脚下加快了速度......。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