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唐朝中兴名将郭子仪、李光弼的迥异结局

唐朝中兴名将郭子仪、李光弼的迥异结局

1、中兴名将郭子仪(697781),出身官宦人家,但大器晚成,安史之乱的前一年(754),57岁的郭子仪才做到朔方节度右兵马使。

由于次年安禄山造反,郭子仪才得以充朔方节度使,独当一面。

李光弼(708764)本是契丹族,其父原为契丹酋长,归唐后英勇战死。 烈士后代李光弼从军后,得到了名将王忠嗣的青睐与器重,常说:光弼必居我位。 也是在754年,李光弼进为朔方节度副使。 安史之乱爆发后,经郭子仪推荐,李光弼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

安史之乱初期,郭、李主要在北线(河北一带)与叛军做战。

756年四月,郭、李联手连续在沙河、嘉山大破叛军名将史思明,切断了叛军前线与范阳老巢之间的交通线。

作为战区指挥官,郭子仪、李光弼对全国战场形势的认识亦极为深刻,联合上奏玄宗,请引兵北取范阳,覆其巢穴,质贼党妻子以招之,贼必内溃,同时请求让哥舒翰扼守潼关,唯应固守以弊之,不可轻出。

此时,安禄山叛军在东线、南线、西线都顿于坚城之下而寸步难行,老巢范阳又处于郭子仪、李光弼的直接威胁,安禄山一时进退维谷,议弃洛阳,走归范阳,形势有利于唐军。

但由于玄宗的昏庸,既不准郭、李直捣范阳,又错误地逼迫哥舒翰出关作战,结果哥舒翰全军覆灭,形势急转直下,致使潼关、长安失守,玄宗出逃,太子李亨北上灵武组建朝廷,郭子仪、李光弼也只得退守河东(太原)。

肃宗称帝后,调集诸路军马,重新部署兵力,以收复失地。

郭子仪、李光弼奉命率军会师灵武。 接着,李光弼将所部精兵留在灵武,自领五千人弱旅开赴太原,遏止叛军西进。

而郭子仪则率朔方军主力承担收复长安、洛阳的重任。

李光弼到到太原后,再度与老对手史思明交战,李光弼以弱敌强、以少胜多,以绝对劣势兵力守住了太原(太原防御战是中国城市防御战的经典战例),有效地保护了唐肃宗在西北的大本营。 而郭子仪则率主力,在回纥骑兵的帮助下,经一路苦战,连续收复了长安、洛阳。 至此,郭、李已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兴名将。

2、性格差异尽管同为中兴名将,但郭子仪、李光弼的性格差异很大,甚至是截然相反。 郭子仪为人宽厚、忍让、谦虚、谨慎,深谙进退之道,很少得罪人。 史书称他事上诚尽,临下宽厚,每降城下邑,所至之处,必得士心。

这里仅举一例,就可见郭子仪的胸襟与为人。

郭子仪初与李光弼不相能,虽同席不交谈。 后来郭子仪成为李光弼的顶头上司后,光弼怕遭报复,乃跪请曰:死所甘心,但乞贷妻子。

而郭子仪趋堂下,握其手曰:今国乱主辱,非公不能定,仪岂怀私心忿哉!两人冰释前嫌,遂同破贼,李光弼成为节度使亦是郭子仪的推荐。 李光弼为人严肃,深沉刚毅,个性极强,因此,他治军颇严,部下畏惧,这种性格经常得罪人,往往令人难以与之相处。 这里也举一例,757年,李光弼赴太原遏叛军西进,但主事太原的御史崔众为人骄横,李光弼就任时不肯即时交出兵权,李光弼当即将崔众拘禁待斩。

这时恰好使者奉旨宣布崔众为御史中丞,但李光弼毫不理会圣旨,今只斩侍御史;若宣制命,即斩中丞;若拜宰相,亦斩宰相,将崔众斩首示众,威震三军。

由此可见,若有谁犯到李光弼手里,下场注定好不了。 或许正是这种性格上的差异令两人的人生结局迥然不同。

李光弼画像3、同遭猜忌收复两京后,758年九月,郭子仪、李光弼等九节度使联军共计步骑20万众,围困安庆绪于邺城(时安禄山已死,其子安庆绪即位大燕皇帝)。

然而奇怪的是,唐肃宗调动如此大规模的军队,居然没有设置军事统帅,而是派了一个不知兵的太监鱼朝恩为监军。

个中原因主要是唐肃宗经过对安史之乱的痛定思痛,对军事将领已经非常猜忌,害怕他们走安禄山的老路。 所以,故意不设统帅,令各路节度使互不相属,相互牵制。 而大太监鱼朝恩是皇家信得过的人,故安排此人总揽全局,监视各军。 正是因此,九节度使联军互不统一,最终惨败于史思明叛军。

当时诸军皆损失惨重,唯李光弼与王思礼所部全军而还。

这次惨败的责任被鱼朝恩推给了郭子仪,肃宗遂将郭子仪召还京师,削夺兵权。

尽管将士们哭着挽留郭子仪,但皇命难违,郭子仪只得怅然离去。

尽管郭子仪以大局为重,不计较个人得失,但这仅仅是他遭猜忌、排挤的开始。 此后,郭子仪被废置多年。

郭子仪被闲废后,李光弼成为平定安史之乱的主要军事统帅。 面对老对手史思明的十几万精锐,李光弼审时度势,认为河阳北接泽州、潞州(治今山西晋城、长治),利则进取,牵制史军西进;不利亦有退路,表里相应,能伸能缩,有猿臂之势。

遂领兵2万,主动放弃洛阳,退守河阳。

河阳之战,李光弼料敌在先,部署周密,凭坚拒守,择机出击,以绝对劣势兵力,杀敌两万,取得了河阳大捷,阻止了叛军西进,保全了长安。

河阳大捷,是中国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典范战例。 此时,著名的谋臣李泌建议以郭子仪统率诸道兵自朔方直取范阳,然后进军河北,与李光弼成南北夹攻之势。 这个作战方案若能实行,必将加快平叛进程。

但祸国殃民的宦官鱼朝恩以私害公,横加阻挠,复为鱼朝恩所沮,事竟不行。

随后,肃宗再度重蹈玄宗的覆辙,不顾战场实际,逼令李光弼收复洛阳,并再派鱼朝恩赴前线监军。

同时,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因嫉恨李光弼军法严明,也随声附和鱼朝恩,妄称东都可取。

李光弼头脑清醒,指出贼锋尚锐,未可轻进,但761年二月,在肃宗的严令下,李光弼被迫出兵,与史思明对阵于洛阳北之邙山。 李光弼命唐军依险设阵,但仆固怀恩却布阵于平原开阔地。 李光弼告诫他说:依险则可以进,可以退;若平原,战而不利则尽矣。 思明不可忽也。 命他把军队移到险处,但勇而刚愎的仆固怀恩却拒不听命。

史思明趁机袭之,唐军大败。 仆固怀恩作战勇敢但刚愎自用,麾下皆蕃、汉劲卒,恃功,多不法,以往仆固怀恩为郭子仪属下时,郭子仪宽厚曲容之,每用兵临敌,倚以集事,故能悉心卖命。

但李光弼性严,对仆固怀恩的不法行为不给情面,两人自然势如水火。 由此亦可见,李光弼虽打仗在行,但在统御部下、为人处世方面,确较郭子仪略逊一筹。 邙山之败完全是由唐肃宗、鱼朝恩干预军机及仆固怀恩不听指挥造成的,尽管肃宗认识这次失败到非李光弼之错,但李光弼还是离开了平叛主战场,以太尉,兼侍中、河南副元帅的身份任地方军区司令。 此后平定安史之乱的主要军事指挥官是仆固怀恩。

762年十月,新即位的代宗(这年四月肃宗死,代宗即位)以仆固怀恩为主要军事统帅,对史朝义(此时史思明已死于内讧)展开了最后的进攻,次年,安史之乱终于平定。

而一代名将郭子仪、李光弼最终未能亲手平定叛乱,殊为可惜。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