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赏析

第一四二四章 封国大阵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四二四章 封国大阵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酒桌上,释家少女、黎先生很拘谨,欲言又止。

旁边,酒楼老板见状,立时有了主意,知晓他的机会来了。

这栋酒楼在狂冬主城,也是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店,酒楼老板的背景也很雄厚,各方势力都会卖一点面子。

但是,在秦墨等面前,酒楼老板不敢有丝毫怠慢,可谓是恭敬之极。 他消息灵通,自是清楚这少年是谁,更清楚这少年在镇天国的地位,说是镇天国真正的主宰也不为过。 在这少年面前,酒楼老板那一点关系,根本微不足道。

“这位先生,释家的事情,算是家丑。 释小姐,黎先生难以启齿,不如由鄙人来说吧。 ”酒楼老板赔笑道。

对于两个旧识的恭敬,秦墨有些不习惯,听酒楼老板如此说,便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酒楼老板寥寥几句,便将释家的事情说清楚。 归根到底,就是家族内斗,释家老爷子早年的伤势复发,释家各支子弟在外找了靠山,想要将释家瓜分。 而释家少女、黎先生,则是属于释老爷子这一支,并不赞同释家就此分裂。

若能救活释老爷子,这一切的冲突就会化解。 “这么回事……”秦墨颔首,“【八翅灵蚕液】么?其实并不算稀罕,只是在镇天国比较少而已。 ”取出一瓶拇指大小的玉瓶,其中盛装者墨绿晶莹的液体,呈现一种胶质,正是【八翅灵蚕液】。 对于这种宝物,秦墨等自是看不上,若是一只八翅灵蚕,他们倒还有点兴趣。

这种灵蚕算是天级灵虫,但是,分泌的灵液却算不上天级,只能算地级上阶的灵液。

不过,八翅灵蚕产自东域,在镇天国内实是太罕见了,拿出去售卖倒是值得天级宝物的价格。

秦墨略一沉吟,开口道:“我与你俩也算旧识,这瓶【八翅灵蚕液】就拿去吧,就按照拍卖价。 那些真元石送去千元宗,充作宗门库存,就说是我说的。

”释家少女、黎先生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大喜过望,连连拜谢。

两人自是明白,秦墨是让他们与千元宗拉上关系,如此一来,便足以震慑释家那些子弟。 “黎先生若是无事,给我当一下向导吧。 ”秦墨起身,准备离开。

黎先生连忙站起,他年老成精,心里清楚这少年说是要一个向导,恐怕是有事要他去办。

酒楼老板鞠躬恭送,却是不敢挽留。

直至秦墨等离开,酒楼老板长舒一口气,喃喃自语:“想不到这个主真如传说中那般年轻,释小姐,恭喜!”释家少女紧攥着小玉瓶,苦笑摇头,这幸运来的如此突然,实是让她措不及防,心中更是百味陈杂,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从酒楼中出来,由黎先生当向导,秦墨等寻找城中地脉汇聚之处,银澄立时着手布置古阵。 旁边,黎先生无比震撼,单是银澄玄奥无比的结阵手法,就是闻所未闻,他想到了秦墨的同门,也不知这神秘强者是不是传说中妖族的那位绝世奇才。

“近期内,不要远行,待在狂冬主城,比较安全。 ”秦墨告诫道。

黎先生心头大震,连点头称是。

当夜,狂冬主城的大阵布置完成,秦墨等没有停留,随即离去。 ……又是十天过去,秦墨等在剩余的八大战城奔走,在一个个核心地脉处布置大阵。

关于他的行踪,倒是并未刻意隐瞒,边境大战刚结束,他返回镇天国并不奇怪。

何况,在镇天国境内,有奕铭风坐镇,谁也不敢贸然来犯。 现今的各大天宗,已是知晓整个镇天国,都可能布置了上古阵法,一旦由奕铭风来发动,那威力恐怕连武主都能镇死。 这段期间,大陆很平静,黑焱势力宣布停战,不断放弃侵占的地域,似是体现出极大的诚意。

秦墨很乐见这样的局面,也很清楚,各大天宗准备探墓,恐怕要准备相当一段时间。 “那座古墓说是万年,实则谁又说得清楚,一万年也是万年,十万年也是万年,究竟是哪一纪元建成的,还真不好说。 ”胡三爷说出这个秘密,这座古墓很可能葬有数个时代的超卓存在,这是他从盗取的宝物中推测出来的。 秦墨摇头叹息,对于那座万年古墓,想必古阵坛主会清楚很多秘密,可惜,这位师长就那般逝去了。

第十天的深夜。 东烈主城,秦墨从巨城中出来,回头看向城墙上,那里有一抹嫣红的倩影,伫立在那里,似是在目送他离去。 在东烈主城中,秦墨刻意多逗留了一天,与昔日的一些故人相聚。

不过,这一袭红衣的女子却是执意不见他,只是书信往来,请教他武学心得。

“哼哼……,你这小子真风流,始乱终弃,还想得到这美人的原谅。 ”银澄讥讽挖苦。

秦墨脸色发黑,这狐狸越来越会无中生有了,他与殷红翎之间,哪里有私情。 当初代表千元宗,来东烈战城参加“鹰隼比试大会”,他在殷红翎帮助下,躲开了栾皇一脉的强者追杀,也在她的相助下,修为更进一步。

念及当时种种相助,秦墨很是感激,这一次来到东烈战城,却不了殷红翎却拒而不见。 秦墨对此也不勉强,他知晓殷红翎极是骄傲,数年时间,他修为一路蹿升,已是到了圣境巅峰,而她却滞留在王者境初期,难以突破。 以红衣女子的骄傲性子,自是不愿相见,只肯书信往来,秦墨也只能苦笑以对。 “希望未来的三十年,她能成功突破到圣境吧……”秦墨叹息。

殷红翎的资质很不凡,在前世更是名动东城,今生她能获得的机缘更多,冲击圣境是有很大把握的。 朝着城墙方向,秦墨点了点头,与一行同伴转身离去。 “这个小子,我不见你,你就不会偷溜进我的住处么?亏你已是当世的绝世强者,一点男儿气概都没有……”城墙上,殷红翎恨恨嘀咕,却是叹息一声,有些悔意。

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第二天。 秦墨等已是返回西城,进入冰焱峰后山,将在九大战城布置大阵的事情,告知奕铭风知晓。 “十城古阵连为一体,能够布置成曾经古老皇朝的护城大阵,足以镇杀武主级盖世强者,来多少都能镇杀。

”奕铭风点头,语出惊人,十大战城的上古大阵脱胎于古阵坛主,又经由奕铭风改进。

这样的超级连环大阵,其威力之强,超乎想像。

并且,这种超级大阵由奕铭风发动,能够发挥全部威力,若是威力汇聚,在一个局限的范围内,能够瞬间抹杀武主级强者。

现在的镇天国境内,可谓是固若金汤,除非整个大陆全部沦陷,否则,谁来谁死。 秦墨等咋舌不已,奕师越发深不可测了,似乎在冰焱峰隐居期间,奕师的阵道造诣不断精进,已是到了难以测度的境界。

“你们俩的进境,为师也不需要考校了,休息一天,就前往北域吧。

”奕铭风这般说着,说起北域的那座大墓,他在里面自葬了数百年,对于那里有相当的了解。

“那座古墓隐藏巨大的秘密,恐怖危险和惊世宝物并存……”说起在古墓中自葬的岁月,奕铭风觉得自身应是真死了,却又不知为何能够复活。

也可能,自身尚存一口元气,被古墓中的力量滋养,最终复活了过来。 在自葬期间,奕铭风的感知很奇怪,能够感应到古墓深处的一些情景,虽然很模糊,却又记忆深刻,这样矛盾的感觉实在怪异。 被秦墨等救活后,奕铭风每每想及自葬时的感应,都很疑惑,以为是一众梦境。

这段期间,他修为精进,体悟到许多,才是明白过来,那并非是梦境。 “若是那座古墓分成数个区域,很可能每一个区域,都埋藏着一个辉煌时代的皇朝。 那是古皇朝的大陆陵墓……”奕铭风语出惊人。

本月热点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赏析www.hx66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